舟孟浪

他狠狠的吻住了他的左颊,皮肤因受力而皱到一块儿,用力程度说成啃咬也不为过,接着又用了同样的力度和方式吻了他的右颊,几乎发生在瞬间,在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,在所有人都以为会继续僵持的时候,他明白很快驻守周遭的卫兵将会用步枪和木棍把他抡翻,毫不留情的殴打会降临在他身体每一寸,他的五脏六腑将为之疼痛,甚至他会被施以酷刑至死。
但是这些都只是后人的猜测,实际上呢?他当时什么也来不及想,只是一个吻而已。

评论(5)

热度(14)